1. 首页
  2. 工程类
  3. 财经类
  4. 卫生类
  5. 外语类
  6. 法律类
  7. 学历类
  8. 计算机
  9. 其它类
  10. 网上书店
  11. 网上培训
  12. 经验交流
  13. 搜索
首页>社会工作者>前景待遇>正文
行业信息:“社区工作者”不等于“社工师”

www.zige365.com 2015-5-18 15:37:58 点击:发送给好友 和学友门交流一下 收藏到我的会员中心
导语及核心内容:为考生及时关注,社区工作人员不缺,社工可以借调,但最大缺口是专业社工师,敲开紧锁“心门” 心有余力不足。

2015年社会工作者网上通关培训:http://my.zige365.com/fudao/465.htm

2015年社会工作师考试教材 选购:http://www.110book.com/class2/250.html


 社区工作人员不缺,社工可以借调,但最大缺口是专业社工师

  原题:敲开紧锁“心门” 心有余力不足

  一次次上门拜访,却一次次被拒之门外。16岁的少年始终不肯为社区矫正人员打开大门。隔着铁门和少年聊天时,周娟心里五味杂陈。

  为了让这些“特别”的孩子敞开家门,更敞开心门,天津市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针对不良或严重不良行为青少年、闲散青少年、农村留守儿童、流浪未成年人、服刑在教人员未成年子女及外来务工人员未成年子女、困难家庭青少年等“5+2”类重点青少年群体,启动了“阳光助力工程”。

  本该来自家庭的温暖,由社工来弥补

  周娟是天津市一所小学的美术老师。她被借调到天津市河西区东海街道综治办负责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至今已经四年多时间。

  东海街道是闲散青少年帮扶试点,辖区内的失学、无业青少年有40多人。此外,东海街道某地区还是天津比较有名的吸毒、犯罪分子集中地,聚集了许多不良行为青少年。

  16岁的小方(化名)因为抢劫手机被判社区矫正。经过和小方父母的几次沟通,周娟发现,孩子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几乎“一无所知”,更谈不上“教育”。得知孩子身上有纹身,他们竟然连声说“不知道,没见过”。

  小方犯错后被学校开除,综治办、司法所协商未果,为他联系其他学校,也都不了了之。

  周娟和负责社区矫正的同事登门拜访,小方连门都不肯开。“不用进来了,就在外面说吧。” 周娟劝小方找份工作,可他老大不乐意:“工作还得听别人的。要是他们嫌我偷东西,我得跟他们打架。”隔着铁门和小方沟通了十几分钟,周娟不得不遗憾地离开。

  深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周娟后来又去了很多次,却始终无法说服小方。一年多过去了,他还是“闲在家里”。面对这座始终无法“融化”的冰山,周娟心里不无遗憾:“我真想让他能学好,可是我始终没有找到方法。”

  据周娟观察,东海街道属于城乡结合部,部分居民的素质、经济条件相对较低,还居住着大量流动人口。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青少年,特别容易产生不良行为。家长常常疏于管教,有些父母甚至向社区工作者表示,“还是让他进去吧,实在管不了”。

  遗憾的是,目前,社区里还没有专业社工师,只能依靠河西区团委作为“中介”,为社区联系南开大学社工专业的博士开讲座,对接大学生阳光助残项目,邀请律师开办法律讲座等。

  虽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个岗位上待多久,周娟还是非常希望能有机会走上专业化社工师的道路。作为一名教师、一个母亲,周娟“只想帮帮这些孩子”。

  在工作中,周娟常常不得不“吸收”大量负能量,但她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因为父亲和爱人都是警察,周娟对“犯罪”并不陌生。她理解孩子们犯罪的原因,希望能用自己内心的爱去抵消负能量的产生。“自己能量有多大,就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她说,“可惜自己能力差些,有点儿力不从心”。

  “社区工作者”不等于“社工师”

  东海街道有一名9岁的自闭症儿童。一天,孩子的母亲告诉周娟,孩子长大了,在公交车上“看见漂亮阿姨就想过去亲人家”。“这哪儿行啊。”周娟给她做工作,“得让他上学”。

  周娟找到河西区团委,帮孩子联系了区里的智障学校。可是没读多久,孩子就退学了。因为母亲觉得“那里的孩子都傻”,而自己的孩子“是个天才”。

  不久前,孩子的母亲告诉周娟,孩子“开始和人交流了”。周娟觉得,这是她在“自我催眠”,却也苦于没有专业的社工能够帮助她。

  在另一个社区里,活跃着张伯昕的团队。作为共青团“12355”青少年服务台河西分中心的后台支持单位,张伯昕的团队从2010年开始和团组织合作,对孤残儿童进行心理团辅。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上一篇:社工机构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广州为例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投稿 新闻来源: 编辑: 作者:
相关新闻


龙8国际